墨玉

小海的大哥结婚了,女方给的彩礼不低,有十几万,母亲特别高兴,说总算有钱给女儿娶亲了。
然而大哥的嫁妆却只有几床被子,还是网上淘的便宜货,用没几年就坏的那种。
小海家穷吗?一点儿也不穷!相反,他们家在市区有着几套房子,全款买,没有房贷,有的租出去了,每个月收点租金,当然,租金在母亲手上。
只是,这些房子,包括家里其他财产,最终全都是妹妹的。他和大哥,一分钱都休想拿到。
母亲不是没钱,只是不想用自己的钱给妹妹娶亲罢了。

小海的父母一共有三个孩子,小海排行老二,妹妹最小。
没错,父母就是为了要一个女孩,才生了前面两个男孩。
小海肯定,如果第三胎是个弟弟而不是妹妹,父母肯定还会生第四个孩子。
父亲说,没有女儿,会被别人看不起。
母亲说,男孩子都是赔钱货,嫁出去了就是泼出去的水,是别人家的了,生的孩子也是跟别人家的姓。
好,既然这样,那娘家的任何事也跟儿子没啥关系了,可父母整天找大哥要钱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嫁人了就是泼出去的水吗?
尽管只是些基本的生活费。
“我养了你大哥这么多年,他孝敬我们是应该的!”

要钱的时候说生养多年应该孝顺,分财产的时候是泼出去的水,这就是你们对儿子的态度?当女人咋这么轻松呢,不用赡养爹娘还能分到家产!
小海想到这里,对妹妹的厌恶感更重了。因为父母思想的荼毒,妹妹也成了跟他们一样的人。
“小海,你大哥已经结婚,你也该准备准备了。”
听到父亲这话小海内心一个激灵。
我才二十啊!
“男孩子别太挑,年纪大了就没人要,别看你大哥已经是二十五的老小子了,他只是运气好……”
二十五就是老小子???人一辈子那么长,二十五岁就老了???我的老爹你在想啥啊?!你早结婚不代表别人都得这样啊!
“是……”心里翻江倒海,到嘴边只剩下了服从。

用对话生成器写了女尊男卑世界观下的一个小故事,文笔渣,轻喷

“小亮,他们错得再多也是你的亲娘亲爹,如今他们有难,你这个做儿子的去帮一把是应该的。”屋内,一位中年男人板着脸对着一名长相清秀的男孩训斥道。

“亲娘亲爹?当年把我扔了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我是他们亲儿子呢?”这个名叫小亮的男生,翘着二郎腿,一脸不屑地抠着指甲。

“哪个父母不爱孩子的,他们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苦衷?”小亮抬了下眼睛,拿起手机,划开锁屏,点开QQ跟群里的人开始热火朝天地聊,“必须生女儿的苦衷吗?当年咋不把我直接流掉,多省事啊。”

“你这男娃娃还敢顶嘴!你的养父母没教你要服从长辈吗!”男人被戳中心思,恼羞成怒,站起来指着小亮的鼻子就骂,“还看手机,这么没礼貌,有娘生没爹教的东西!”

“没有!!!他们从来没教过我要像你一样这么不要脸!!!从来没教过我要像你一样满嘴粗话!!!从来没教过我像你一样多管闲事!!!”小亮“噌”地一下站了起来,不顾手上还拿着手机就把对方用力往门外推,一边推一边大声吼叫,几近破音,“你滚!!!这里不欢迎你!!!”

男人被小亮突如其来的大吼吓了一跳,身体被小亮推得直后退,还没反应过来就只听见“砰!”地一声关门的声音。

“沈小亮!你这臭崽子给我开门!我还没把事情说完呢!不就是说你两句吗这么大脾气!你别忘了你这辈子都是张家人!”男人使劲地拍门,楼道里充斥着“砰砰砰”的声音。

这小子,力气还真大啊!肩膀都被掐疼了,明儿肯定会淤青!

“行了!你这人谁啊?!一大早就在那里吵吵吵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人家说不定不在家呢,你把门拍塌了都没用!”就在这时,小亮对面的住户的房门开了,从里面探出一个跟小亮年纪差不多的男生的头,对着男人不满地说道。

“我管教我家的孩子关你屁事!”男人不甘示弱地回了过去,见这阵势小亮是不开门了,按下了电梯的按钮准备走。

“切!”男生撇撇嘴,关上了门。

男人看了看小亮家的门,又看了看刚才那个男生的门,瞬间露出了一副难以言说的嘴脸。

城里的男孩子果然都是娶不得的,一路走来遇到的男娃娃个个都穿得那么露,妆化得这么浓,不检点!还有沈小亮,没礼貌,见人都不叫,一点骂都受不了,凭自己的辈分。别说骂他了,叫他死他都得去死!刚才对面那个兔崽子,看那副睡眼惺忪的样子,睡这么晚,肯定是昨天晚上是去做鸭了!回去告诉我家丫头,敢找城里小子就打断她的腿!

电梯门开了,男人走了进去,按下了一楼按钮。

电梯门关上,走了。

“男孩子必备的几款斩女色衣服。”
“连xxx都不给你买的女朋友肯定不爱你,分了吧。”
“男孩子天生不讲理,就是要被老婆宠到天上去。”
“情人节送两百块礼物给男朋友?!这位姑娘我求求你放过你男朋友吧,让他去找一个肯花心思送他贵重礼物的女生。”
“只有一种妆容的男生没有未来,说明他没出息,没法去参加各种各样的场合。”
诸如此类的言论充斥着网络的各个角落。

“有病,这他爹的都是什么鬼东西!” 小昊被这些捧杀、物化男性的言论给气到了,搞得好像男生是那种买点东西哄哄就开心了的宠物一样???
网上那些人也是什么话都说得出来,关键是还是有那么多的男孩子被成功洗脑,成了商家的提款机,买一大堆根本不实用的东西,浪费血汗钱不说,生活中更是整日无理取闹,导致女性对男性的误解更深。

“爱我你就给我买这些东西!不然我们分手吧!”室友A在跟对象讲电话的时候日常发飙,小昊一听就知道肯定是哪个牌子又出新款了。
小A啊小A,你这样早晚会把你对象给作走的!
A的家境不好,每个月生活费不多,找的兼职也常常偷懒不去,成绩都只是勉强及格,连饭卡都是刷他女朋友的。
然而就是在这种如此艰难的处境下,小A依然能蹦出让小昊瞠目结舌的言论——
“读研究生有个屁用啊,到最后还不是要给人打工。”——得知班上有个男生要考研时,小A一边在游戏里对着女队友嘤嘤嘤一边说。
哦,有本事你自己考一个啊?

“男生不要太独立了,你什么都能自己来要女朋友干嘛。”——小A得知学校里有个姓楚的学长毕业时分手,据说是因为女朋友劈腿了,女方劈腿的理由居然是以楚学长的能力一个人也能过得很好,而那个劈腿的对象,一个柔弱清纯的小学弟,没有她不能活。
哦,说明这种女人又low又没用。

“一个男孩子的未来如果是自己的,那么他只能做不结婚的老小子。” 哦,你也就这种水准了。

所以现在的小昊对小A的态度是能无视就无视。

放寒假回家,春节时一些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亲戚会来拜年。
“小昊考上的哪个大学啊?”“白州大学。”“读这学校好啊,这学校里面有钱姑娘多,你趁这几年赶紧钓一个,让你爹享享福。”
男生上好学校就是为了钓白富美?什么逻辑?你当有钱人家的闺女都是傻子啊?
心里吐槽归吐槽,小昊嘴上还是应着“是是是”,因为一怼,父母又要骂他没礼貌。
是啊,这学校是不错,本一的水平,但怎么出了小A这种一心只想靠女人吃饭的寄生虫?

“小昊你住这么好的房间干什么,将来这房子又不是你的。”一个嘴碎的亲戚在看了小昊家刚住上没多久的新房子后对小昊这么说。
“......” 老子是独生子,又没有亲姐妹,怎么就不是我的?

“xx【小昊妈的名字】啊,政策都放开了,趁年纪还不是很老,要个女娃吧,小昊再有出息也是别人家的。” 小昊恨不得当场一哭二闹三上吊,我亲爱的x姨啊,大清已经亡了啊!
幸亏小昊的爹妈明智,并没有因为这几句劝说而动摇,他们清楚自己实在是没法再供一个孩子了。
还好这些的亲戚也就过年这几天才见得着,不然天天听这些话不气死才怪。

相亲

【男生版】
小洋第N次相亲后被对方拒绝。
女方给的理由居然是因为小洋太有自己的想法了,什么都懂。
小洋:【一脸懵逼】这是什么狗屁理由???
拒绝了也好,真以为老子看上你?
我有自己的想法,那是因为我是人!您老人家这思想最适合生活在封建社会了!

小洋现在都快自卑死了,自己真有这么差吗?怎么相亲时净是些奇葩?

第一次相亲
女方问薪资,小洋说月入两万,遭到对方嫌弃,说一个男生挣这么多让女人多没面子,而且说不定还是出去卖的,不然一个男孩子家家的怎么可能有能力赚到这个钱?
把小洋的老爹气得怼了介绍人一顿,怎么给宝贝儿子介绍了这种侮辱人的货色!

第二次
女方家里有好几个哥哥,都没什么文化,早早辍学供妹妹读书,贴补家用,并且觉得这么做没什么不妥。
女生一副唯我独尊的模样,对小洋的长相,穿衣打扮指指点点,并且还要小洋婚后辞职料理家务照顾孩子。
这才第一次见面,你的脸呢?!
这种家庭重女轻男还跟吸血鬼似的,谁摊上谁倒霉!

第三次
第一印象还可以,吃饭后抢着买单,回去后要小洋把一半的饭钱转给她?!
想AA就直说,我又不会有意见!爱面子又心疼钱,算啥?!
小洋觉得这女人不是善茬,怕被对方缠上,只好破费。

第四次
第一眼看到小洋顿时一阵恶心。
这女人头发几天不洗,脸上油腻腻,穿着拖鞋,衣服皱巴巴的。
小洋委婉提醒一下,希望她以后收拾得干净点,对方居然说,女人能挣钱养家就行,有钱就是美女,其他的都可以忽略。
“倒是你,给我打扮得帅一点,我带出去才有面子。”
噢,怪不得大家都是说哪个地方帅哥多,没说哪个地方美女多,原来都是女人邋里邋遢的不收拾还特别自恋🙃。
呵,女人。

……………………………………

多次相亲失败,小洋已经特别累,坚决表示不会将就的,这辈子不可能将就的,宁愿自己一个人过一辈子。
这么多次轮番轰炸下来,小洋父母也没办法,只好随儿子去了,谁叫他们就这一个孩子呢?

楚歌刷着朋友圈,看着列表里四个好友分别发了她们四个带手链的手部合照,并且许下类似于友谊长存的诺言,悲伤的情绪顿时涌了出来。
呵,终究是被排除在外了。
小琪,我对你太失望了!我跟你这么好,到头来居然这样对我!
楚歌摁灭了屏幕,右手紧紧地攥着手机整个人止不住地发抖。
友情的背叛!!!
失望,失望,失望透顶!!!

小琪,曾经是楚歌班上跟她关系最好的,两人一起吃饭,一起逛街,一起k歌,一起去图书馆学习……无话不谈。
小琪经常到楚歌的寝室去找楚歌,因为都是同班同学,难免有互动,小琪跟楚歌的其中几个室友们渐渐熟络了起来。
刚开始小琪还会顾及一下楚歌,但跟楚歌的室友们越来越熟,越来越好之后,对楚歌已经不如之前那样热情。
楚歌一开始是有所察觉的,但总是有意无意地忽略掉自己的感受,没事嘛,人多,热闹一些。

逛街的时候,她们都在看化妆品,楚歌站在一边等得直打哈欠,因为自己对化妆品半点兴趣都没有。

某次周末,睡到大中午,小琪来楚歌寝室叫那三个同学起床一起出去ktv,压根没理楚歌。
后来其中一个同学不去,车都叫好了,人却不能不齐,楚歌这才问自己可不可以一起去,对方答应后,楚歌才匆匆忙忙洗漱化妆换衣服。
回来的路上,无意瞥见小琪的手机,问:“你们四个是不是自己组了一个群?”小琪毫不犹豫地承认:“嗯。”
老娘三番五次跟你们出去玩,然后你们四个背着我建了个群没把我拉进去?!是要在群里说我坏话吗?!
楚歌突然觉得有点恶心。

诸如此类的事情,还有很多。

后来,小琪邀请楚歌一起去隔壁城市玩,楚歌认为小琪是想修复和自己的关系,于是答应了,准备了很久,结果到了动车站时小琪居然没带身份证!学校和动车站之间来回路程要两个小时!楚歌顿时气得半死,差点变成泼妇。楚歌最后怒气冲冲地搭了回家的车。这事记一辈子了!
虽然两人表面上关系没变,但这事在楚歌心里打了个结。

小琪跟楚歌的室友关系越来越好,一起看电视剧讨论剧情,一起买护肤品,一起买礼服,一起吃饭,一起上课,重复着她和楚歌曾经做过的事情。
只是,这些事情中,已经没有楚歌了。

回忆着两人将近一年的相处时光,再联想到对方近几个月的表现,楚歌突然觉得,自己的青春喂了狗。
已经这个地步了,没必要热脸贴冷屁股糟践自己了。
于是楚歌也主动疏远了小琪。
上课挑位置的时候,也不再跟她们四个坐同一排。
跟小琪不再来往后,楚歌感觉自己的日子过得舒服多了。
小琪还是经常去楚歌寝室找自己的新朋友,开开心心的,丝毫不受影响。
最熟悉的陌生人,成了这段友情的结局。

傍晚,楚云霄下班回到公司宿舍里,累得瘫在床上不想动。

“叮咚”,短信提示音响起,拿起手机一看,工资到账,两千多元。

顺手刷了朋友圈,满眼都是昔日的同学在晒各种贵价的物品以及对伴侣的感谢和撒娇发嗲。

无一例外都是和楚云霄同性的男生。

嗯,这些东西还挺好看的,差不多是自己现在一年的工资吧,人也长得很好看,虽然是后天稍加修整的。

都是毕业没多久的男孩子啊,咋就差这么多呢,人家现在嫁了有钱人,住上了大别墅,过着十指不沾阳春水整天买买买的日子,自己却还在拿着可怜的薪水度日,窝在公司宿舍里,买个两百多块的化妆品套盒都得再三掂量。

算了,人各有命。

大学期间,听到室友和同学谈论最多的就是八卦,情感,美妆,微整形之类的话题,怎么讨女朋友或老婆开心的,天天梳妆打扮,锻炼身材,买衣服鞋子等。

楚云霄对这些一点兴趣都没。

父亲有时会因为这个对楚云霄叨叨,身边的处于这个年纪的男生都打扮得很好看,而自家儿子却还是土不拉几的模样。

买这些东西干啥,我又不是帅哥,用了也是浪费钱。

楚云霄是单亲家庭。

母亲重女轻男还出轨,对家庭不上心,嫌弃丈夫和儿子,父亲发现后毅然决然地离了婚,带着孩子离开了。

没多久母亲就再婚了,生了一个女儿,一家子过得很逍遥,哪里还会管前夫的孩子?

“这个赔钱货你赶紧带走,有多远滚多远,别影响我女儿的幸福。”

父母离婚的时候,姥爷一脸厌恶地指着年幼的楚云霄,对着他的父亲这样说。

男生都是赔钱货?照这样说,你自己也是男人啊,我亲爱的姥爷。

楚云霄谈过一次恋爱。

女朋友是个渣女,为了一个绿茶婊,把自己踹了。
“云霄,你一个人也能过得很好,而他没有我不能活。”

“所以你就为了他放弃我们七年的感情?”

“大哥,你要怪就怪我,是我先喜欢小迪【女友的名字】的……”一个长相清纯的小男生站在女友面前,一脸楚楚可怜+无辜的表情。

那个三番五次以女友“弟弟”的名义成天跟她搅和在一起还整天在她面前diss老子、破坏我跟她感情的bitch就是你!!!还在这里装无辜,装柔弱!!!你tm装给谁看啊!!!!贱!!!人!!!

“滚!!!”楚云霄用尽全身力气对着小男生吼出了压抑已久的愤怒,说时迟那时快,小迪上前甩了他一巴掌,恶狠狠说:“你再吼他试试?!”

“!!!”楚云霄捂着被打的地方满脸震惊地看着小迪,她竟然为了不知从哪儿蹦出来的狐狸精对相恋多年的男朋友动手?!

“瞪什么瞪?!还不赶紧滚!”小迪下了“逐客令”。

“好,好!我走!”楚云霄的眼里满是绝望,转身离开,转身的那一瞬间,他瞥见了小男生得意的神情,但也没有多作停留,大步走了。

好在过几天就毕业离校了,不用见到这对恶心的狗男女。

回去后哭成狗,这期间要不是铁哥们小墨一直陪着,自己得了失心疯都说不定。

想到这里,楚云霄发出了一声无奈的叹息。

难道女人都只喜欢那些傻乎乎的小男孩?自食其力的男生注定没活路了吗?

抬头看了看有些脏乱的房间,刚好明天不上班,唉,又得打扫卫生了。

论如何一句话噎死对方

在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里,一群男男女女出去郊游。

小黑在路上吃了些零食。

午饭时间,小黑掏出了便当开始吃,该便当饭量合适,荤素搭配,营养充足。

某女生:【当着所有男生的面娇滴滴地说】哎呀小黑啊,你之前吃这么多东西,中午饭居然还吃得下去啊?我吃了一个饼干就什么都吃不下了。

同时,她用很不屑的眼光看着身材有些壮实的小黑,瞧你这副模样,还这么能吃,哪个男人敢要你!

黑:【放下便当站起身,微微低头看着对方的脸】当然吃得下啊,所以我长得比你高。

曾经,他是王者:

芗打开了直播软件和电脑前的摄像头,点了一根烟,摆出一副黑老大姿势指点江山……
一会儿之后,聊天框里出现了“后面有人!”“大哥赶紧收起来啊!”等话语,芗芗不信,还狂妄地对着摄像头说:“你们休想耍我!这种套路我见得多了!”

紧接着脸上挨了一巴掌,手中的烟被夺走,熟悉的声音响起:“臭小子我让你抽烟!”

然后芗芗被拖出去打。

这一幕被摄像头完整地记录了下来。

后面那个人,是鲤。

欢迎各位对城拟和省拟进来浪,不是语c,不是语c,不是语c,是纯聊天😏这次放了二维码方便大家直接扫一扫进群😏
【同时希望各位能多多推荐此条消息啊😉】